正版香港管家婆资料大全
轰动香港的世纪争产案丈夫两次被绑架女首富被公公疑为幕后黑手
发布日期:2022-09-05 03:12   来源:未知   阅读:

  1997年5月,一位86岁的老人王廷歆在公寓里颤颤巍巍地签下了律师委托书,向香港高等法院递呈了一份诉讼状,要求法院裁定他继承儿子王德辉的全部财产。

  王德辉是香港富豪、著名地产公司华懋集团的主席,他7年前被人绑架,目前生死不明,传闻说他早已被绑匪扔进了大海。

  王廷歆要求法院裁定王德辉在法律上已经死亡,并提交了一份王德辉1968年立好的遗嘱,遗嘱上黑纸白字地写着:全部遗产由他的父亲王廷歆继承。

  这起轰动香江的世纪争产案就此拉开了序幕,与王廷歆在法庭上争夺遗产的是他的儿媳、香港女首富龚如心。

  由于年过六旬的龚如心仍留着两条长长的发辫,打扮如同少女一般俏丽,出现在社交场合时,也总是挂着一脸甜甜的微笑,所以还有个外号“小甜甜”。

  王廷歆想上庭争夺这笔遗产的最大原因,不仅是为了钱,更是因为他怀疑儿子王德辉的死与龚如心有关系。

  一来,“小甜甜”身穿迷你裙、扎马尾辫的形象与年龄很不符,让人感到她似乎有点“不安于室”,二来,就在王德辉被绑架失踪的1990年,她与一位叫陈振聪的已婚风水师留下了颇为亲密的合影,这一切,让王廷歆很难不起疑心。

  华懋集团虽然由王德辉和龚如心夫妻二人合力做大,但三十年前,却是由王廷歆出资出力扶持起来的,儿子失踪后,王廷歆不顾年高体弱,坚持打起了官司,并于2002年将初审败诉的龚如心送进了看守所。

  2005年,这场世纪争产案以龚如心终审获胜、继承丈夫全部遗产而告终,不过,仅仅时隔两年,龚如心就去世了,享年70岁,留下了整整400亿港币的遗产。

  龚如心和王德辉是一对青梅竹马的伴侣,二人互相扶持把华懋集团做大,本来是一段佳话,不料天有不测风云,他们俩钱越挣越多,幸福却越走越远。

  1937年,龚如心出生于上海,她父亲龚云龙和王德辉的父亲王廷歆是结拜兄弟,因此,龚如心小时候就常到王家做客,与王德辉也算是两小无猜。

  王家来自温州,几代都是生意人,1930年,王廷歆继承了父亲的染料公司,举家从温州搬到上海,生意蒸蒸日上,1947年创立华懋公司,主要从英美进口工业原料及西药,而龚云龙当时就在他公司里当经理。

  1949年,龚云龙死于太平轮事件,留下龚如心母子五人生活没有着落,王廷歆听说后,心生不忍,就托人设法把龚家母子接来香港,由于当时他自己的生意也不景气、能力有限,最终只接来了龚云龙的寡妻施福英和长女龚如心,而龚如心的弟弟龚仁心等人却被留在了内地,一丢就是几十年,直到八十年代初才来香港。

  对过去的传统女子来说,儿子才是家里的顶梁柱,有夫从夫、夫死从子,可施福英没把儿子带来香港,却把长女带来了,是有她更深一层的考虑:因为龚如心长得不错,而且和王廷歆长子王德辉从小在一起长大,有青梅竹马的情分,她很希望龚如心能够嫁入王家,在香港立足后再扶持龚家弟妹,对一个家道中落的女人来说,对女儿的婚姻抱有莫大指望也是很正常的想法。

  王德辉比龚如心大三岁,一直像哥哥一样照顾着她,对这个相貌甜美的小妹妹也很有好感。

  1955年9月29日,就在龚如心18岁生日的那一天,两人在香港举办了婚礼。从发表在报纸上的订婚照片看,王德辉西装革履、戴着眼镜、神情稳重,而龚如心身着旗袍、苗条秀美、笑容甜蜜,完全是一对郎才女貌的般配夫妻。

  王德辉有4个弟弟妹妹,他们学业都很出色,不是博士就是硕士,只有王德辉没去外国读书,中学毕业后就加入了父亲的公司打理起生意。

  60年代初,王廷歆把公司业务慢慢交到王德辉手里,1965年,他正式退休,还将公司股份分给了五个子女。

  不过,王德辉夫妻看出当时香港的地产热,决定改变投资方向,自立门户,建立了华懋置业,后来发展成为华懋集团,与王廷歆的原始公司没有了瓜葛。

  年轻的龚如心不愿呆在家里当主妇,要与丈夫一起联手创业,为了做好外贸生意,她还特地去易通英专注册学习英语。

  改行地产的决策给他们带来了滚滚财富,1975年,他们公司的年收入就有了7千万元港币,到了80年代,王德辉已是名扬香港的富豪,不过他也有一个大缺点:抠门,对手下抠门,对自己也抠门,连他骑马时穿的马裤,都是妻子把旧裤子剪短后改成的。

  虽然已经是亿万富豪,但是他们俩从来不请保镖、也不买豪车,每天都自己开车上班,衣服全是买的打折货,就在王德辉1990年被绑架前夕,他还在向朋友展示在欧洲买的两折西装“战利品”。

  王德辉和龚如心婚后多年都没生孩子,但在外人眼里,两人感情一直非常甜蜜,搬入太平山顶的豪宅后,他们俩每天早上都会牵着狗在山顶的百禄径住所门外跑步约1小时,之后,再驾车前往公司上班,仿佛仍是一对新婚夫妇。

  1983年4月12日一早,两人像往常一样自己开车下山时,突然发现半山停着一辆运货的大车,把路堵死了。

  他们的车上既没司机、也没保镖跟随,一看到大车堵路,夫妻俩顿时意识到不好,刚想调头往回开,后面又冲来一辆小货车,拦住了他们的退路。

  就这样,五个蒙面劫匪持刀下车,围到车旁,用枪指着王德辉的脑袋,强行把他拖下车,塞进大货车厢里早准备好的一个大冰柜里,再把龚如心开车带往闹市区、扔在路边。

  接下来的几天,狡猾的绑匪不断用电话指挥龚如心,让她开通一个新的海外信托银行账号,然后把1100万美元(约7500万港币)的赎金从海外电汇到台北银行一个私人账户里。

  由于担心丈夫的安危,龚如心根本没有讨价还价,就把这笔天价赎金支付了出去。绑匪倒也说话算话,很快把王德辉完好无损地放了回来。

  不过,回到家后,王德辉不是庆幸自己能逃过一劫,而是抱怨妻子给赎金太痛快了。这笔赎金是香港开埠以来最大的一起绑票赎金,轰动一时,实在太引人注目,说不定还会再招来绑匪。

  不久,这起绑票案被香港警方侦破了,主犯是王德辉父亲以前做染料生意时认识的一个台湾客户,因公司破产,打起了这个香港富豪的主意,此后,警方迅速收网,除了主犯外,其他的成员全都落网并判刑。

  刑事结案后,向来节俭的王德辉为妻子付出去的1100万美元赎金感到肉痛,最终,他通过律师在香港、台湾另外提起民事诉讼,讨回来900多万美元。

  不过时间一长,王德辉感到生活一直风平浪静,又心疼起为数不菲的保镖费,认为这完全是白花钱。他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特地托人从海外买来几个电子跟踪器,装在自己的皮鞋底下,然后果断辞退了身边这些“吃闲饭的人”。

  1990年4月10日,王德辉打完壁球后独自驾车从山下回家,半路上,7年前的一幕重演了:山路上停着一辆大货车,把上山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身后又紧跟来一辆面包车,截住了他的退路。

  王德辉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几个蒙面绑匪已经拿着斧头、手枪,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上前来,拉开了他的车门,吓得王德辉不断哀求说:自己的钱都在老婆那里,让他们联系龚如心要钱。

  让王德辉夫妇想不到的是,第二次绑架案竟然是一个叫钟维政的退休香港警长策划的。

  钟维政退休前曾翻看一些过去的案卷,看到王德辉被绑架一案的经过,竟为绑匪的策划拍案叫绝,他认为,当时那些绑匪设计了一桩几乎“完美”的绑架,只是其中存有一些漏洞,倘若把漏洞全补上的话,他就可以大捞一笔,从此安度晚年了。

  最终,他集结了一个多达29人的绑架团伙,其中不仅有他的儿子钟志能,还有来自台湾“调查局”的正式特工陈麒元,是个相当有“纪律”的犯罪组织,钟氏父子将手下分为行动组、狗仔组、船舶组、收款组等9个小组,登报肆无忌惮地向龚如心勒索高达6,000万美元的天价赎金。

  后来,台、港警方联手侦破案件时,才知道绑匪在4月13日开船去公海藏人时,正好遇上了巡逻艇,为避免罪行被发现,他们竟把王德辉丢进了公海,尸体至今没有找到。

  此事轰动一时,曾两次被搬上银幕,改编成电影《绑架黄七辉》和成龙主演的《重案组》。

  失去丈夫的龚如心虽然十分悲伤,但仍然坚强地回到公司上班,很快,她就能独当一面,把公司越办越大,比王德辉在世时还要有影响力,这也证明了她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女总裁。

  而在王德辉杳无音信的7年中,他的父亲王廷歆对儿媳妇的疑心越来越重,最终,已经到了颐养天年之龄的王廷歆,支付了高额的律师费和诉讼费,把“小甜甜”送上了法庭。

  1997年,86岁的王廷歆入禀香港高等法院,请求法院准许他宣誓其子王德辉已死亡。

  1999年,王廷安获得法院批准,在香港高等法院宣誓称其长子王德辉已不在人间,从而拉开了香港这起“世纪争产案”的序幕。

  公媳二人为争夺王德辉的遗产对簿公堂,王廷歆先拿出一份长子在1968年订立的遗嘱,按遗嘱上的分配,其父亲可获得绝大部分遗产。

  而龚如心不甘示弱,也拿出了一份遗嘱,说这是1990年王德辉在被绑架前夕订立的最新遗嘱,上面声明他所有的遗产归妻子所有。

  他声称“小甜甜”曾经婚内出轨,还交代说,王德辉1960年患肾病时曾立遗嘱将财产平分给父亲和妻子,而1968年,王德辉发现龚如心有外遇,聘请私家侦探后,拍到了龚如心和一位林姓货仓少东的亲热照片,一气之下改了遗嘱,将所有遗产全留给父亲。

  2002年11月21日,法院判决龚如心手里的新遗嘱无效,王德辉的遗产归其父亲所有。不仅如此,龚如心还因伪造遗嘱被警方拘捕,最后支付了5000万港币的保释金,才得以离开看守所。

  龚如心不甘心接受败局,很快抓住公公一方有位证人的个人简历里存在漏洞,指出这个证人不够诚信、其证词缺乏公信力,最终得以在2005年推翻原先的判决,获得了王德辉的全部遗产,而败诉的王廷歆则被判决承担将近6亿港币的诉讼费。

  不过,龚如心大度地放弃了向公公索赔,此后仍每月如数支付给王廷歆的几万港币生活费。

  2007年,龚如心离开了人世,一直跟在她身边形影不离的风水师陈振聪跳出来,拿着一份遗嘱说龚如心把这400亿遗产都留给了他,不仅如此,他还拿出一张1990年与龚如心拍的甜蜜合影,声称二人的恋情长达十几年,让事情的真相更加扑朔迷离了。

  不过,最终陈振聪因伪造遗嘱被拘捕,警方的调查显示,1990年,王德辉失踪后,龚如心一直想找到丈夫下落,经人介绍认识了风水师陈振聪,神棍一般的陈振聪声称王德辉仍在人世,并利用龚如心寻夫心切,接近了她的身边,先后骗取了27亿港币。

  2007年,龚如心去世后,按她生前意愿,报纸上登的讣告是用丈夫名义刊登的,以王德辉的口气称龚如心为“先室”,王德辉的名字上也没打去世的黑框,可见,在她心里,丈夫永远都活着,她对丈夫的爱是至死不渝的。

  2010年,王廷歆也离开了人世,而龚如心留下的400亿遗产接连引发了好几起诉讼,最终,这笔遗产按她2002年立的遗嘱划归华懋集团的慈善基金所有,今后为内地的福利、医疗、教育持续作贡献,就连龚如心的几个弟弟妹妹也只能对这笔基金进行管理,每年只能拿到几百万港币的红利。

  就如台湾首富王永庆所说,人在离开人世时,他所有财富最好的去向,是返回给社会做贡献,这个蹦蹦跳跳、一直保有童心的传奇女富豪,也有完全相同的社会理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