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香港管家婆资料大全
专访金承志:《春节自救指南》何以戳中都市青年的痛点和泪点?
发布日期:2022-05-17 21:14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天是《春节自救指南》上线第四天,这首“痛揭生活现实”的合唱作品接连突破流量大关:腾讯视频播放量1457万,微博2784万,B站38.4万...数字还在不断刷新。

  1月17日下午,《春节自救指南》(以下简称《自救》)发布不到3小时,官方微信文章阅读量已破10万+。全媒派(qq_qmp)着手联系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艺术总监,也是包括《自救》在内多首现象级作品的创作者、指挥金承志,几经辗转,终于在某个深夜连线专访这个“一本正经作妖”的男人。

  从《张士超你到底把我家钥匙放哪里了》、《感觉身体被掏空》,再到最新的《自救》,这些原本作为返场表演的曲目,意外成为大众认识彩虹室内合唱团的窗子。

  《春节自救指南》的初登场,是在1月14日《永恒与一日》合唱作品音乐会上,这首返场曲目再次糅合庄重与诙谐,道出春节团圆餐桌上必会面临的“残酷拷问”。

  相较于网络上的传播与发酵,金承志更看重台下观众的反应。“能够感受到现场人与人面对面的、真实的反应”,这才是他最为期待的。

  事实是,无论台下还是网上,这首作品的受欢迎程度都再次证明了彩虹室内合唱团的“爆款”功力。

  《春节自救指南》开篇就打出“薛定谔的春节”字样——是的,你永远不知道饭桌上父母和家人又会出什么样的考题。

  在这首作品里轮番出场的人物有爱操心的七姑、八姨、大舅,还有“成功人士”隔壁老王,他的儿子正是你避之不及的“别人家的孩子”。

  “找对象了没”、“工作收入多少”、“出国准备得怎么样”,多么似曾相识的问题,历历在目,是每个渴望归家却局促无措的年轻人挥之不去的春节阴影。

  “我们就像是在直播春节酒宴现场”,“按下暂停键,所有人停住了,再按下开始键,所有人又复活了”,金承志这样拆解作品的开场。

  在圆舞曲三拍子的节奏中,《自救》营造的是一种心理上的疏离、情感上的不适却又不能撕破脸的感受。“亲戚在问你问题时是笑容可掬的,但你感受到的气氛却是怪异的,所以会有一种剥离感。”

  创作《自救》的想法由来已久,金承志说,作品内容也来源于他的自身经历。“从学生时代起,我们所有人都经历过、都被问到过这些问题”,自我投射加之对生活的观察,最终,这些堪称“糟糕”的体验,在2017新年第二天被谱成曲目,经过前后12天的排练,正式演出。

  在B站观看《自救》,会刷到全屏沦陷的一幕,那句“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战胜我”引起所有人的共鸣,不断有弹幕在说“戳泪点”、“听哭了”。

  按金承志的话说,这是情绪的反攻。前半程,是一个压力递增的过程。亲戚的问题应接不暇,“慢慢的压力越来越大,会有压迫感”,而老王的闪亮登场,则将这种情绪推到顶点。总是被拿来与别人家的孩子对比,这种情感体验可以解读为“越是亲近的人,给你的伤害越大”。

  在《自救》中,金承志着意将此刻画为被围攻的“审判感”,而当人被逼进情绪的角落,反攻势在必行。

  因此,后半程开始“叛逆”的情绪释放,歌词里不甘心的“认错”,实际上是内心真实感受的表达。

  我们对人生的规划真的错了吗?承载父母期望与实现自我价值,究竟该走哪条路?

  这一刻,本我的一面终于显现。没人能在我的BGM里战胜我,成长路上磕绊不断,“怎么会放弃我的理想,变成我最讨厌的模样?”

  这是整首曲目最燃的歌词。金承志说,要传递的是一种自我认知,“在别人看来可能无关紧要,但对自己来说,这些选择是我这辈子做过的特别伟大的事情之一”。

  《春节自救指南》与《感觉身体被掏空》的内核很相似,并不是为了吐槽而吐槽。无论是应对无休止的加班,还是不被理解的自我追求,在完成情感释放后,听众会感受到主题上的升华。

  庄谐并重,这些极具网感的合唱作品,关注的始终是都市人群的状态。“其实就是我自己非常单纯的想法”,金承志同样身处“都市人”这一社会群体,所思所感自然投射于作品之中。比如《感觉身体被掏空》,虽然没有老板逼他加班,但也常面对战胜拖延症、不想写也要写的时刻,“自己给自己加班”。

  从散见的媒体报道中,我们得知金承志在2012年曾经历人生低谷,工作无着、内心焦虑、团队也濒临解散。从当年的人生境况中走出,金承志表示,现在是一名情绪稳定的青年人。“我的情绪化一面总会被理性一面迅速战胜”,他说,现在的心态几乎不为外界所扰。

  “我喜欢在咖啡厅里发呆”,无论工作多忙,睡得多少,金承志必须保证发呆的时间。“很多人问我发呆的时候在想什么?真的什么都不想,就是纯粹的发呆。”灵感的补给方式有很多,或许,放空对他来说,是徜徉于脑海中的宫殿最惬意的时刻。

  而当时间倒回十几年前,那个整天泡在论坛、煮酒论剑,给自己起名“西门吐血”的初中生,还是个不折不扣的网瘾少年。从少年到青年,于他而言,“做任何事情,只要对得起自己当初的决定就行”。

  金承志不止一面,彩虹室内合唱团也不只有欢乐的作品。《泽雅集》、《落霞集》等作品,相对而言要严肃得多,但金承志认为,严肃与欢乐,并无好坏之分。

  “这两者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它们都是我的作品,都是我付出了很认真的心血在写的作品”,金承志坦言自己乐于创作雅俗共赏的音乐,“(创作)一直是当做很认真的事情在做,包括内容上的连接、音乐配器;排练该怎样排、每一个段落结束时是什么样的感觉”,不管何种风格,在作品中皆倾注诚意,并非儿戏之作。

  专业的音乐鉴赏存在一定门槛,而彩虹室内合唱团作品的差异性则能满足专业与大众不同需求。“我觉得自己像是便利店、杂货铺”,金承志说,他的音乐创作元素很杂,并不会限制自己必须创作某种风格的作品。

  但是,合唱作为一门古老的艺术,某种程度上是对听众理解古典音乐的启蒙与教化。不走寻常路的彩虹室内合唱团,是否过度跨界?

  对于此种担心,金承志并不认同,“什么是合唱固有的样子?国内才接触合唱不到一百年,很难说它该是什么样”,“好的艺术必须跨界,碰撞,吸取精华,否则会与时代脱节”。

  去年年底,该团获得《新周刊》年度特别大奖;在央视跨年直播节目《年轮2016》中,金承志率团员出镜,分享“解压”生活;而当《自救》被网友推荐上春晚时,金承志则调侃让大家帮忙“请愿”...

  至少看上去,这是主流话语示好的信号。然而金承志说,“我不懂什么主流、非主流,我们的价值观一直没变过”,他对彩虹室内合唱团的定位是,“彩虹最大的价值,是自由人的自由结合,把音乐爱好变得越来越伟大,从而影响更多的人。”

  从架构上看,彩虹室内合唱团更像是一个分工明确、自主运行的团队,金承志的角色是“首席内容官”,专注于艺术创作。其他管理及运营业务则在团员自主推动下有序进行。

  “我们以效率为第一位,规章制度越来越清晰”,金承志透露,合唱团员在50人左右,“后备军团”约40人,核心管理团队则有3、4人,此外,各种社交及分发平台,也有全职或兼职团员运营。

  从营收上看,目前演出门票与商业化项目是其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去年以来,他们已与百度、斯柯达等品牌合作,甚至与天猫联手来了场双十一跨界演出。可以看出,金承志对待商业合作的态度十分开放,“音乐充满各种可能性,我们愿意尝试很多突破”。

  而在这样一个“内容创业的春天”,这支“网红”团队突出的内容实力早已被资本盯上,我们是否会看到一个IP化运营的彩虹?金承志回应说,“我相信专人做专事,我并不试图解释气候现象”,“我认为自己并没有站在商业上全盘考虑、高瞻远瞩的能力”,未来的种种可能性,或许会交由更专业的人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