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香港管家婆资料大全
清明时节走近江城殡葬人——给逝者最大尊重给生者最大抚慰
发布日期:2022-04-15 02:46   来源:未知   阅读:

  清明时节,走近这一群体,记者发现,他们平凡且勇敢,果敢且坚韧,尽自己最大努力,为逝者生命最后一程画上圆满句号。

  高考结束后,刘万榉抱着一颗好奇的心,报考了北京民政学院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专业。

  “上了大学后发现,这个行业没有之前想得那么神秘”,刘万榉说,“就是一份普通的服务工作”。

  去年8月,刘万榉第一次独立主持告别仪式。逝者是一位年轻的爸爸,出差时意外身亡。妈妈带着5岁的女儿来到告别厅,指着冰棺里的丈夫对女儿说“爸爸在睡觉,我们不要打扰他好不好。”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强咽着泪水主持”,刘万榉说,“直到仪式结束,我才跑到一个角落里,哭了好久”。

  在一场告别仪式上,家属数次哭到昏厥。尽管后面还有其他工作,刘万榉一直没有打断,只是静静地等待着,直到家属说“可以开始了”。

  “对我来说,这只是工作中的一个小小的细节”,刘万榉说,“但对家属来说,那片刻的等待足以让他们释放很多情绪”。

  告别仪式现场既不能热情,也不能冷漠,要尽力做到周全,防止引起误解。尽管万分小心,刘万榉时常也会感受到偏见,但他都报以理解,“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生离死别,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家属得到些许安慰”。

  “我每天都是和遗体打交道”,姜晴脸上带着从容,“也许是见过太多生死别离,让我明白没有什么比活着更美好”。

  女儿全程一言不发,一笔一划写得极慢。突然,她顿了顿,紧紧地攥着手中的笔,颤抖地说,“我不想写了,上一次写这张表就在几天前,那是我父亲。这才几天时间,我妈就……”

  “后来,她填完表后问我,是否可以见母亲最后一眼”,姜晴说,“我还没来得及回复,她就突然跪下求我,说哪怕扶一下纸棺也好”。

  姜晴想扶她起来,却怎么也扶不动,“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瘦弱的身子能有那么大的力气”。

  “实在是不忍心”,姜晴说,“帮她全身消毒后,我们就开车走了,但还是听到了她那声撕心裂肺地哭喊:妈,您走好!”

  “同理心让我感触良多,但也有太多的无奈”,姜晴说,遗体接运师基本每天都会面对这样的事情,不知不觉就会对生命的意义有新的认识和思考。

  花开自有花落时,生命总会走向终点。姜晴说,每天清晨睁开双眼,看到窗外的阳光,就会觉得好幸福,希望我们都可以珍惜现在的生活。

  “虽然我们服务的是死者,但更多的还是为生者而做”,杜威很擅长打开家属心扉。

  一次,他遇到了一位“难缠”的家属,是逝者的女儿,非要将70多岁去世母亲的仪容还原到30岁的样子。

  听起来有些不可理喻,但杜威没有反驳。尽了最大努力,最终也只能还原到50岁的样子。

  女儿看到母亲仪容的那一刻,表情仍然冰冷。杜威看出了些许异样,就对逝者女儿说“没关系,想哭就哭吧”,说完自己就出去等候。

  后来,女儿对杜威说,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抛弃了她们母女俩,那时母亲30岁。后来日子过得很辛苦,母亲性格也变得暴躁,经常骂她。在女儿心里,母亲30岁的样子是最美丽的。

  “家属经常会因为一句话、一个眼神或者一个拥抱,把他们隐藏在心底的情绪宣泄出来”,杜威说,“我要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在最后告别的时候不留遗憾”。

  杜威还曾接手过一位20多岁意外去世的男性遗体,由于面部破损较为严重,就让家属提供了逝者生前的照片。

  “照片里的男孩很喜欢摩托车,我就帮他头发往上梳,做了简单的造型”,杜威说,“这其实不算服务内容,当时想着如果家属不满意,我再立刻复原”。

  男孩的父母看到后,含着泪向杜威道谢,“这就是他喜欢的样子,你线余年,送走了多少位逝者,杜威自己也说不清,“从没想过离开这个行业,只希望越干越好”,杜威说,“给逝者最大尊重,给生者最大抚慰”。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