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蓝月亮兔费知料大全
张开泰:铁骨铮铮志后世
发布日期:2022-08-09 02:49   来源:未知   阅读:

  张开泰1940年代的陵水新村港。当地渔民对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都做出了贡献。中共陵崖县委遗址位于三亚市藤桥镇(今海棠湾镇)仲田岭,如今成为果园。1927年的苏维埃政府红旗。 海南日报记者 武威 翻拍

  在海南革命斗争历史上,有这样一位铁铮铮的硬汉,他“烂打”,在战场上冲锋陷阵,视死如归;他“烂吃”,能吃树皮、吃草根,南瓜叶晒干当烟抽;他还“烂睡”,在水里能睡,扁担上能睡,在任何恶劣的环境里他都能睡。

  正因他有着 “烂打、烂吃、烂睡”拼命三郎式的革命精神,当时得了一个闻名遐迩的绰号——“张三烂”。

  他就是张开泰。他1926年加入中国,1927年5月,受党组织的委派,到藤桥乡风塘村进行革命活动。首先建立党支部,接着成立农会,组织农民武装,后来历任红军排长、连长、副营长、琼山县第二区书记等职。

  “张开泰同志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他征战沙场几十年,立下不少战功,他向来是一腔热血、赤胆忠心,表现出一位优秀战士的铮铮铁骨。”三亚市海棠区仲田岭老红军后代宣讲团副团长占达龙说。

  1905年的一个夜晚,崖县藤桥乡(位于现在的三亚市海棠区)风塘村一间茅草屋里传来响亮的婴儿啼哭声,划破了宁静的夜空,张开泰呱呱坠地了。

  张开泰的出生并没有给这个贫困的家庭带来多少欢乐,他的父母仅靠租种地主家的几分薄地维持生活。“张开泰自幼失怙,跟母亲和哥哥姐姐农耕度日,生活非常艰辛。上山放牧、下海捕鱼、挑柴出卖是他少年时的家常便饭,因此他也养成了吃苦耐劳的性格。”三亚市凤凰中学历史教师郑辉敏说。

  因天性自由、聪明、机灵、有胆识,张开泰被村里的孩子拥戴为“孩子王”,小伙伴之间如果发生争执或者打架,就会找他主持公道。读书时期,有一次私塾先生偏信了村中地主劣绅谣言,给张开泰强加了莫须有的罪名并打了他,张开泰咽不下这口气,他反过来把私塾先生打了。

  “张开泰15岁时,村中豪绅蒙燕书霸占了他家八亩田和几百亩公田,张开泰对这种霸道行为十分愤慨,多次登门警告蒙燕书说,‘有你蒙燕书就没有我们穷人,有我张开泰就没有你蒙燕书!’”郑辉敏说,张开泰胆量过人,敢于反抗的性格可见一斑。

  身为贫苦农民的孩子,自然最熟知农民的苦难。因县长王鸣亚和土豪劣绅狼狈为奸,蜂起霸占民田,侵吞公款等情况日益嚣张,百姓怨声载道、苦不堪言。

  张开泰见此惨痛情形,格外愤怒。他组织村中一批热血青年和劳动农民,于1925年11月,把窜入村里的兵打得抱头鼠窜,并夺下他们20支枪。

  张开泰的革命行为不胫而走,得到了不少村民的支持和崖县早期革命活动的组织者陈英才等人的赏识。1926年8月,张开泰等人到琼崖仲恺农工学校学习,同年12月9日,张开泰在该校由教务主任陈秋甫介绍加入中国,义无反顾地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战争是残酷的,战火是激烈的,战场上是你死我活的斗争。“张开泰枪法准,身手敏捷,胆子又大,好几次与敌人的激战中虽身负重伤,但所幸都能逃过一劫。”说起张开泰的革命经历,年逾七旬的占达龙如数家珍。

  据《海南史志网》记载,1928年3月,张开泰从“保亭营事件”中脱险时身中两枪,伤愈继任红军连长、副营长。在万宁县过路岭与军阀叶肇部队交战,敌众我寡,部队被打散,张开泰又身中9枪被安置在山林里,过着缺医少药的疗养生活。1928年底,他带伤返回崖县仲田岭,白手起家,经过艰苦卓绝的斗争,建立了革命根据地,恢复党组织,恢复苏维埃,任区委书记。

  1936年3月,张开泰在陵水山村里教书以作掩护。一天,张开泰正在上课,被到村里来探情报的叛徒李亚来认出,李亚来立即赶到英州炮楼向敌军报告,并亲自带领联防队的匪兵将张开泰拘捕并投进陵水县陵城监狱。

  “残忍的敌人怎么会放过张开泰,两年的牢狱之苦可想而知!”对于这段历史,占达龙数不清自己究竟讲过多少次,但每一次讲起,占达龙依然会如同第一次听到时那样愤慨、敬佩。

  《三亚海棠湾乡土人文录》一书记述了张开泰在狱中惨遭敌人严刑拷打的细节。敌人每星期提审张开泰两次,用烧红的铁铲烫,用辣椒水往他鼻子里灌,使用“坐飞机”、上“老虎凳”等酷刑,迫其承认是“”头子张开泰。

  面对敌人惨无人道的酷刑,哪怕全身伤痕累累,张开泰都咬紧牙关。“敌人见硬的不行,又来软的,企图用各种利益来诱惑张开泰。”说到这,占达龙声音不禁加大。从抓捕的那一刻起,张开泰就做好了英勇就义的心理准备,又怎会屈服,“无论敌人提出什么样的条件,张开泰始终面不改色,不为所动。”

  见状,敌人恼羞成怒,对其实施更加残酷的摧残。监狱官以防止张开泰逃跑为借口,让人在牢房内挖了一个长二米、深一米多的坑,张开泰睡在里面,并给他拷上手铐和脚镣,泥土埋到他的胸部,只露出脸。张开泰躺在坑里,绝食三天三夜。后来,无计可施的敌人只好将张开泰押送其他监狱继续关押。1938年,张开泰被党组织营救出狱。

  1941年春,张开泰率领琼崖抗日独立纵队第三支队从西向东进行“小长征”,走过8个县,驰骋大半个琼岛,历时3个多月,行程2000多里,走一路打一路,克服了难以想象的种种困难,终于完成向东转移的任务。张开泰擅长游击战,黑眉岭战斗就是“小长征”期间他指挥的较为成功的战斗之一。

  张开泰儿子张宁在回忆父亲的文章中提到,根据张开泰的战友回忆,1941年,张开泰率领三支队在乐东县黑眉岭山区,和日军打了漂亮的一仗。这一仗打了7天7夜,歼灭了日伪军100多人,并缴获了大量的武器弹药,张开泰的游击队也伤亡了20多人。

  在这场战斗中,张开泰镇定自若,指挥三支队和当地民兵,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以智取胜。三支队击毙了驻扎在三亚的日军第十六警备区司令。那是一个留着仁丹胡子、挥舞着指挥刀的日本军官,被三支队第一中队游击小组埋的地雷炸死,毙命黑眉岭。

  但张开泰在此次战役中也身负重伤,他全身多处被子弹击中。张开泰为了不影响部队行动,要求战友将他掩藏在杂草丛中。三天后,当地下组织的联络员找到张开泰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伤口溃烂,全身爬满了各种虫子。

  “回顾张开泰的一生,他经历过无数次大小战斗,身上留下不少枪伤和子弹。生逢乱世,张开泰以一腔的热血投身革命,所有的挫折和磨难都无法改变他的追求和信念,这样的革命精神将永远铭刻在我们心中。”占达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