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子高手心水论坛
水书习俗传承人潘广礼:尽己所能 留下传统文化之根
发布日期:2022-03-31 03:04   来源:未知   阅读:

  水书是水族古代社会的百科全书,水族民间的婚丧嫁娶、起房造屋、季节时令、生产劳动、生活出行等都与水书密切相关。在水族历史发展进程中的社会各个方面无不打上水书的烙印,形成了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的水书文化。

  丹寨县人口以苗族为主,但县境内有部分水族居住。据丹寨县志记载,在丹寨县龙泉镇的高寨、高排、天星桥、排廷台浪,扬武镇的大朗、五一水家湾,排调镇的远景,雅灰乡的乌棉、上丛等村寨,分布着水族人口,这些村寨的水族人口约占全县水族人口的98.5%。其中,龙泉镇高寨村水书文化保存较为完整。

  县志记载,在高寨村散存水书手抄本600多册20多卷。2006年,取材包括高寨等地水族使用水书习俗在内的水书习俗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保护目录。

  2007年,高寨村村民潘广礼被评定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水书习俗传承人。

  见到潘广礼是在丹寨县城的一套廉租房里,四年前,他和儿子都搬到了县城居住。

  听说我们要做一个关于水书的选题,潘广礼小心翼翼地从柜子里翻出十多本已经发黄的水书——这是他搬迁到县城时随身带来的。

  他戴着眼镜,小心翼翼地翻动每一本水书,手指慢慢穿梭在泛黄的纸页之间,详细地给我们介绍着每本书的用途:“这是用于起房下地基的,这用于看婚期的,这用于丧葬的……”。

  潘广礼给我们朗读了书中的一些文字,听起来像唱古老的歌谣,把我们带回遥远的历史长河中。

  潘广礼是高寨远近有名的水书先生,因年事已高,他主要致力于水族文化的宣传和传承。

  为了更好、更直观了解水书文化,他决定带我们去他的老家——离县城25公里的高寨村。

  我们驱车去高寨村的路上,路遇一个分岔口,一条向上,一条向下。往上的路口有一块两米多高的石碑,石碑上方分别用水书和汉字写着“高寨水族文化村”,往上是进入高寨的道路。

  指路石碑中间有一个很大的水书文字,我们下车走到石碑前,潘广礼指着这个字告诉我们念“吉”,水族讲究“吉利”,在村口书写“吉”字,意味着祈盼村民事事吉利。

  “吉”字的下边有三条鱼,鱼头朝着路的前方。水族人很喜欢鱼,他们认为水族和鱼紧密相连。潘广礼介绍说,石碑上刻画的三条鱼,是指引客人带着吉祥从这条路进入高寨村。

  继续往前走两公里左右,经过高排村,在很久以前,高排也是一个“纯粹”的水族村,多年来,高排村水族村民与当地汉族、苗族等民族的村民通婚,村里的民族“丰富”了起来,文化也丰富了,水族文化受到了冲击,不如高寨村保存完整。

  经过高排村到达一个山垭口,高寨村村寨大门就在山垭口上,寨门上有几幅对联,均用水书书写。细看却在柱子下方用汉字翻译,内容主要是“天干地支”的相关内容。

  在村寨大门的廊檐上,有三棵树的图案。潘广礼说,他们迁徙而来的地方有三棵古树,这个图案代表他们的故乡。

  翻过山垭口,再走近一公里才到高寨村,高寨村依山傍水,山上有树,田里有鱼,村民们日子宁静而祥和。

  18岁那年,潘广礼开始跟着父亲潘登科学习水书,家中的水书多由爷爷潘世文抄录而来,具体有多少本,潘广礼也记不清了。学习水书是一个很辛苦的过程,在潘广礼的记忆里,那时候下工回家吃过饭就要开始一个一个地认识、研究水书。

  水书不仅仅是认识文字,还要会计算会分析,结婚看婚期是一本,立房子是一本,丧事出殡是一本……每一本的用途不一样,有些还要基本综合起来一起算。

  潘广礼爱研究,精通水书,高寨村村民家中有什么大事都要请他“翻一翻”水书。村里婚丧嫁娶的大事也多由潘广礼主持。

  1976年,高寨村新建了村小,潘广礼成为村里唯一的教书先生,后来到村小上课的学生越来越多,学校又招了几名老师,潘广礼成了校长。直到58岁时,潘广礼光荣退休。 2016年,因从事乡村教育工作三十余年,为乡村教育发展做出积极贡献,潘广礼收到了教育部以及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颁发的荣誉证书。

  潘广礼从老家紧锁的木箱里翻出几摞发黄的书籍,这些都是他的爷爷潘世文抄录的。

  高寨村的宣传墙有两种文字,一种水书,一种汉字,村里人都希望孩子们还能认识水书,不能把老祖先传下来的东西遗失了。为了水书文化后继有人,潘广礼把这门手艺交给了自己的大儿子潘皇伟,如今,潘皇伟已成了村里有名的水书先生。

  潘广礼说,在以后的人生里,希望能整理出更多的与水书有关的东西,保留下来,流传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