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子高手心水论坛
几种中国大陆产枝牙虾虎的首次记述
发布日期:2022-01-14 06:16   来源:未知   阅读:

  本研究在华南大陆的河流进行,共发现五种瓢虾虎鱼亚科的鱼,其中四种为华南大陆新记录,被发现的种群数量十分稀少,有些种更呈极度稀有状态;当中两个品种应获全球性保育关注。生境破坏,人工改造及污染固然会直接影响这些鱼类;但对于数目这么少的品种而言,商业或私人进行的采集亦为不可忽视的威胁。要保护这些洄游种,河海之间的通道应畅顺无阻(如无人为障碍物),河溪流量及环境(如河床)亦要保持自然,而采集行为也应受到严格规管。

  大多数枝牙虾虎发现于印太地区(Parenti & Maciolek 1993; Keith 2003),而新物种通常被描述自孤立的岛屿或岛链(群岛),比如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日本,和瓦努阿图(Sakai & Nakamura 1979; Watson & Kottelat 1995; Watson 2008; Keith et al. 2009)。相比而言,极少种类是记述自大陆陆地的。例如,**地区有四个瓢虾虎鱼亚科的属被记录,分别是韧虾虎属,瓢鳍虾虎属,瓢眼虾虎属和枝牙虾虎属(Lin 2007; Wu & Zhong 2008),而中国大陆地区仅有一种来自枝牙虾虎属(Lee et al. 2004)。目前研究显示有五个来自枝牙虾虎属的种产自中国大陆,其中四种在该地区为新记录。除了提供这些种类最新的分布数据,对其分散模式和保护现状亦进行了讨论。

  曝光这些鱼类的准确分布地并不能提供他们分布地的额外信息,还可能吸引水族爱好者消耗这些资源(见结论部分对这些种类的丰度的讨论)——这与我们的研究目的是背道而驰的。因此,本文没有提供详细的分布资料。

  在调查的29条溪流中,有七条溪流观察到了S. atropurpureus,在每条溪流记录的本种丰富度从1条到30条不等。雄性和雌性都有被观察到。S. imperiorientis只在一条溪流中被发现,有两条雄性个体被识别出。尽管有一条疑似同种的雌性在同一条溪流里被发现,然而这一个体的识别并不能被证实。S. multisquamus在六条溪流中有被观察到,雄性和雌性都有被识别出。然而,该物种丰度不如S. atropurpureus,每条溪流里个体数量从2条到6条不等。本文作者只在一条溪流中发现了S. percnopterygionus,只识别出一条单独的雄性。不过,一个当地的水族爱好者声称在另一条溪流里也发现了雄性个体。一个非常小的S. zosterophorum种群(1条雄性和2条雌性)在一条单独的溪流中被作者发现。另一种群(据称有7条个体)被一组水族爱好者在另一条溪流中找到。不幸的是,后一种群怀疑已被发现它们的人采集殆尽。对所有这些种的描述和雄性的索引已给出。计数形质是基于当前研究进行的测量和文献资料,如Watson & Chen (1998), Nakabo (2000) and Wu & Zhong (2008).中的信息。

  雄性:身体,鼻和颊腮处具有虹彩色泽的蓝/绿/紫色;第一背鳍不拉长或延丝,第一背鳍有细窄的红色边缘(Images1, 2, 3 & 4)。

  雄性:胸鳍有斑点;身体呈灰色或黑色,具有虹彩色泽的蓝/绿/紫色侧条;鼻和颊腮处具有虹彩色泽;第一背鳍拉长。(Images 6 & 7)

  雌性:胸鳍有斑点;身体有两条突出的横向条纹(尚无雌性在本研究中被识别出,描述是基于的Nakabo (2000)的图示)。

  雄性:身体上部三分之一呈卡其色,下部呈银灰色或灰褐色;有9到10条侧纵纹(一些个体颜色更深或呈现淡蓝色调);第一背鳍拉长,通常有轻微的延丝(Images 8, 9, 。背前侧线通常无鳞或鳞非常少(Images 11 & 12)。

  雌性:身体模糊地布有两条横向条纹;有时具有暗淡的纵纹;背部有金色条纹;腹部呈浅蓝色(Images 13, 14 & 15)。

  雄性:颜色多变;身体,鼻和颊腮处具有虹彩色泽的蓝/绿/紫色;通常具有纵纹(某些个体较模糊);第一背鳍拉长(Image 16);有些个体生时为橙色(Image 17)。

  雌性:身体有两条突出的横向条纹(尚无雌性在本研究中被识别出,描述是基于的Nakabo (2000)的图示)。

  褐色/黄褐色,后半部呈黄色,绿色和橙色;身体前半部有两道宽深色条纹,在第二背鳍下有两道或更多道深色条纹,尾柄处有一道深色条纹(Image 18)。

  一般来说,枝牙虾虎在淡水溪流中生活繁殖,而幼体则被动地顺流而下,以浮游状态生活在海洋环境中。当它们达到幼体的最后阶段时,会积极回到淡水溪流中(Fitzsimons et al. 1996; Keith 2003; Yamasaki & Tachihara 2006; Yamasaki et al. 2007;Iida et al. 2008)。由于这些品种有在海水中浮游的阶段,因此洋流对于它们的分布起到了关键的作用(Keith et al. 2009)。例如,一些品种的枝牙虾虎的幼体据信是由较南部的地区(比如菲律宾)通过向北的黑潮迁徙到**和日本的(Lin 2007; Yamasaki et al. 2007)。中国南部的海岸有一个复杂的洋流系统(Morton & Morton 1983)。在冬天,洋流沿海岸从东北方向流到西南方向,而在夏天过程正好相反。一支黑潮的分支也穿过吕宋海峡到达中国南部海岸。这个复杂的洋流系统也许能解释此次研究的一些发现:主要出现在热带的S. atropurpureus和S. zosterophorum的幼体(Watson & Chen 1998; Watson 1999),会由黑潮从例如菲律宾这样的热带地区带到广东,而原先被认为特产于海南的S. multisquamus也会被夏天的洋流携带到现在进行研究的地区。考虑到这个洋流系统的因素,这些虾虎也有可能会有比现在观察到的更广的分布,比如,除了广东,这些鱼在广西和福建也被发现有分布(Fig. 1)。事实上,S. atropurpureus据信在福建也有分布(Ronald Watson pers. comm.)。此外,从S. imperiorientis目前的分布来看,该种也很有可能会在**的东部被发现。

  在研究地区,枝牙虾虎从没被发现是常见或丰富的,其中有一些甚至是非常稀有的。其中最常遇到的S. atropurpureus也仅在调查过的少于四分之一的溪流中被发现。这种稀少性可能是由于研究区域(广东)是这些物种分布的周边地带。Stiphodon atropurpureus 和S. percnopterygionus分布广泛(Watson & Chen 1998; Wu & Zhong 2008))。前者在菲律宾是常见种(Watson & Chen 1998),而后者在日本南部和**东部也相对常见(Watson & Chen 1998; Yamasaki & Tachihara 2006)。Sicyopus zosterophorum也有广大的分布范围,新喀里多尼亚,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日本,以及**都有发现记录(Watson 1999)。然而即便如此,保护这些物种的重要性是不可忽视的。保育工作应当在地区或国家级的层面上进行评估。举例来说,日本环境部就将S. atropurpureus和S. zosterophorum列为极度濒危,鉴于它们在日本的稀有性,已经提出方案来保护这些物种(日本环境部2007, 2010)。另一方面,就目前研究显示,S. imperiorientis和S. multisquamus仍是十分稀有的,尽管它们的分布范围比原先认为的要更广。Stiphodon multisquamus被认为在海南岛是十分稀有的,所以要充分考虑其在中国的濒危状况(Wu & Zhong 2008)。Watson & Chen (1998) 相信S. imperiorientis是很稀有的品种因为在他们的研究中仅发现十个个体。而该种也被认为在日本是极度濒危的物种(Ministry of the Environment, Japan 2007).。综合考虑目前研究的发现,我们认为S. imperiorientis和S. multisquamus无论是在地区还是全球范围都应当被当作高度保育关注的物种,而其他物种至少应受到地区级的保育关注。实际上,S. imperiorientis最近已被列入IUCN红色名录(IUCN 2010)。

  在目前的研究中,许多溪流被发现已受到了严重的不利影响。一些溪流已经被阻塞或改道,而另一些甚至已被填埋或用作沟渠。像水坝和管道这样将溪水用作灌溉和家庭用水的人造结构比比皆是。许多溪流还被用来排放附近房屋的未经处理的污水。所有这些人类活动被认为严重地威胁了枝牙虾虎的生存,因为这可能导致栖息地的丧失,加快溪流沉降率,并因此影响鱼类的繁殖,阻塞洄游的通道(Fitzsimons et al. 1996; Brasher 2003; Keith 2003; Yamasaki & Tachihara 2006; McDowall 2007; Keith et al. 2009)。为了保护这些物种,溪流的水流及其环境(即河床)应保持自然,溪流-海洋的通道应保持畅通(Fitzsimons et al. 1996; Keith et al. 2009)。除了环境恶化,采集活动也被认为威胁到了这些鱼类(Ekaratne 2000; Yamasaki & Tachihara 2006; Lin 2007)。在日本已有建议建立法规严格控制这类采集活动(日本环境部2010)。而斯里兰卡ZF甚至禁止一些枝牙虾虎的贸易以阻止其水族贸易的捕捞(Wijesekara & Yakupitiyage 2001)。鉴于观察到的这些鱼类的种群之小,它们很容易被过度捕捞,因此在中国南部应当采取类似的措施。

  该研究提供的数据显示在中国南部的溪流中,即使是那些非常小的溪流里,也为很多枝牙虾虎提供了栖息地;所有种类被认为都需受到在中国大陆的高度的保育关注。本文介绍的两个物种,S. imperiorientis和S. multisquamus,被认为在全球范围内也是十分稀有的(Wu & Zhong 2008; IUCN 2010)。为了保护这些虾虎鱼,它们的栖息地(即沿海的溪流)应保持自然状态,而人为的对它们的环境影响也应避免。此外,从这些物种的稀有性来看,非常有必要设立法规来控制采集活动。

  4a. 身体呈灰色或黑色,具有虹彩色泽的蓝/绿/紫色侧条;鼻和颊腮处具有虹彩

  4b. 身体呈卡其色和银灰色或灰褐色,有9到10条侧纵纹,第一背通常有轻微的

  作者简介:Tony Nip 目前在亚洲生态环境顾问有限公司担任生态学家。他具有格外丰富的在各种环境中实行鱼类种群调查的经验,如红树林,小溪,河流和浅海。此外,他还进行有关水生无脊椎动物和蜻蜓的研究。尽管他主要在香港工作,但他也在中国大陆和东南亚地区进行调查。